轴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抵押房产竟遭两度变卖-【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20:10:44 阅读: 来源:轴流泵厂家

5月21日8点,叶某从居住小区出发,步行至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下称中心)。她是当天第一个赶到中心的人,此时,中心尚未开门上班。9点08分,她拿到已失去八年的房产证。2003年以来,叶某的生父、前夫相继生病并病故。为给他们治疗,她在房子断供面临法院拍卖之际找到投资公司抵押借贷,其间房子遭对方两次变卖,先后打了十多场官司,如今终于“拿回”房子。

??找公司垫资还房贷遭变卖

??叶某今年51岁,广东人。1978年来广州打工,1983年在广州结婚。1996年,她在离婚三年后一次性付款43万元,买下某小区一套72平方米的两房。

??2003年,乡下父亲患心脏病需做心脏搭桥手术,叶某将房子抵押某国有银行,贷款15万元救父,贷款期限5年,月供2830元。祸不单行。前夫在2005年4月亦患肝癌,跟随前夫生活的女儿求她帮忙救治,叶某东拼西凑了5万元救治前夫,房贷为此断供多月,遭银行起诉。2006年5月,担心法院强制执行拍卖她的房屋抵债,她通过中间人找到某投资公司的职员黎某,拟让投资公司垫资7.5万还齐贷款涂销抵押后再向银行贷款20万元,但得给投资公司手续费7.5万元。

??此后数月,叶某配合黎某在某股份制银行先后办了三本存折,并将户口本、存折、身份证、离婚证、贷款公证等给了黎某,但一直未等到投资公司将剩下的5万元给她(20万贷款减去还投资公司的7.5万垫款和7.5万手续费),也没有产生新的按揭。

??一份2006年5月17日的《授权委托书》(后官司中证实为投资公司伪造叶某签名)显示,叶某委托黎某及李某帮忙处理其房屋的出售;涂销房屋抵押登记;代收售房价款等。实际上,在此5天后,黎某代叶某将房子以15万元卖给了投资公司法人黄某,并于同年8月拿到新房产证。在2010年11月官司期间,黄某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称,其公司在帮叶某赎完契后拟办二次按揭时,发现叶某已被银行列入黑名单,“没法再做按揭”,后无奈协调卖房。但叶某直至2007年5月,方知房子主人已换为黄某。

??起诉期间房子再遭变卖

??去年9月,她前往该投资公司交付16万元协议款时,仍被该公司的清洁工记起,“她说我当年来讨资料时的样子很可怜”。

??2007年5月,叶某为让儿子能入读重点小学,带着儿子找投资公司要回身份证、户口本及房子贷款公证书等资料时,方知房子已被卖给黄某,“他说,想拿回房子要50万元”。叶某带着年幼的儿子和对方争执不下,“他们要把我赶出投资公司”。叶某报了警,但警察也无能为力。她后来找到了律师。

??“我想起诉黄某和黎某,可身份证都押在他那里。”直到2007年9月从老家补办好身份证后,叶某方得以起诉黄某及黎某以索回房子。意想不到的是,两个月后,黄就将房子就以27万元(报低价,实际交易价为40多万元)将房产转到钟某名下。

??而钟某此前声称,她于2007年9月购入此房做婚房,直到打算入住时,方发现叶某还未搬走,遂起诉叶某索要房子。

??曾摆5个煤气罐对峙

??钟某起诉叶某索要房子,一审二审判决,叶某均败诉。

??“至今想来,能赢回房子,真得感谢律师及身边的很多朋友大力帮忙。”在2010年1月,叶某为免房子被执行掉,申请财产诉讼保全,以朋友之妻的房子做担保。

??2010年1月,法院首次强制执行,叶某在屋内摆上5个煤气罐,钟某则在门外摆了七八只灭火器。

??“当时如果法院硬来,我就点火了。”前日上午,叶某坦承那是她这十年里最难捱的时光。法院在2010年4月再次强制执行,她以同样的方式对峙。

??叶某说,此前她以做保姆、钟点工,在街头卖牛杂打多份工为生,那一年担心一离开房子就易主,结果常年不敢外出。她称门锁一共被别人挤过五次胶水,都必须找开锁工才能开门。直到报警,律师和法院协议,该现象方有所好转。

??官司打了八年花了近20万

??在2011年,叶某向法院状告公证处,称和黎某的卖房合同等资料的签名非她本人笔迹,“房子买回来时就花了43万,再傻也不至于以15万元贱卖,2006年6月委托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评估,估值就已值37.52万元。”

??告公证处一审败诉,但在同年10月终审时,市中院判决为公证有瑕疵,卖房签名等笔迹非叶某所写,公证处赔偿叶某5000元。

??“为了这套房子,我前前后后打了14场官司,直到2012年11月中院协调,才算是完满。”叶某说,她和钟某打了5场官司夺房子,5场均输;和黄某打了4场官司(2次起诉卖房合同不生效,2次起诉黄某卖房后没给钱),亦输;告公证处4次,亦输3次在最后终审才赢一次。2012年11月,中院再度审理时,法院极力促成多方调解,涉事多方都有意愿,经多次沟通,三方才谈妥调解。

??中院民事调解书显示,叶某需于2012年11月30日前一次性支付现金16万元(含原来垫资赎契包括手续费的15万元,1万元为房屋过户税费)给黄某;黄某在2012年11月16日前支付30万元给钟某,黄某在收到叶某的钱之后20天内支付18万元给钟某;钟某在收到48万元后需在10天内协助叶某将房子产权过户到叶某名下,过户交易费用由黄某承担。

??“这么多年的官司有的起诉不久又撤诉,折腾不断,前后加执行费、材料费、律师费、鉴定费、案件受理费等等,起码花了近20万。”记者看见,叶某专门整理了一份贴有发票等记录有各类费用的A4纸本本,约有十多页。

??夺回房子产权欲卖房还债

??“那20万元,包括去年交给黄某的16万元,都是我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借的,很多都以银行5%的贷款利息算。”叶某称,她为赢官司托了很多关系找人,也花了很多关系疏通,“欠了别人很多人情债都不知如何还”。

??由于没钱,直至2013年9月叶某才筹齐16万元给黄某,并于同年10月申请强制执行。黄某在今年3月将钱款给齐钟某,钟某于当月配合法院办理了相关手续。

??今年5月21日,叶某方拿到久违的房产证。不过,她向中介打听后,决定以实收170万元放卖。

??“我其实没有退路,不卖房没钱还借款;但卖了房想在广州买一套小的又没有购房资格了”。她在广州生活30多年,无正式工作令她也没有买社保或公积金。她说,她计划卖了房子还借款,用剩余的钱再回老家买一套房子。

医用除锈剂成分分析

12CrMoV专用焊丝焊条

普陀区营业执照办理个人独资企业

北京生命动力按摩椅健身销售

印刷包装满天星磨砂膜

北京哪里回收名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