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拘留所所长单挑法官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6:54 阅读: 来源:轴流泵厂家

周法官出具拘留所违法开的假证明

湖南省慈利县拘留所所长田仲新为了让沾亲带故的犯罪嫌疑人吴杨泉(又名吴昕泉)提前“自由”,竟以吴杨泉“病情严重可能危及生命安全,因病出治疗,短期无法治愈”为由,给当地法院出示“建议停止执行拘留通知书”。但这一阴谋很快被法院识破,正当法官、法警以及法医前往拘留所为疑犯检查身体时,荒诞的闹剧发生了----在拘留所内,田仲新怒诉法官私自办案,太不给他面子;正被拘留的吴昕泉则在另一边助威高喊“搞死法官”。

这一幕,被法官当场拍了下来,于是镜头前的拘留所所长丑态毕露。双方几轮较量后,拘留所所长最终被停职处理,然而这件事并未了结,5月12日中午,当事法官——慈利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周永川——来到县城一家不起眼的广告店,他满腹委屈地说自己要将闹剧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制成光盘资料,准备寄给各级领导“讨个说法”。

闹剧背后,藏着怎样的利益纠葛?

法医识破假“病危”

2014年4月16日下午,慈利县人民法院副院长李怀玉接到县维稳办的通知,称六年前身负百多万元债务的开发商老板吴昕泉在慈利现身了,且在阳泉景苑小区惹事生非,故技重施“一房二卖”,与业主们产生了纠纷。接到县维稳办通知后,李怀玉迅速派当年承办此案的执行法官周永川等人前去了解情况。

六年前,吴昕泉挂靠在张家界荣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搞小项目开发,因经营无方导致资金链断裂。没过多久,吴昕泉开发的小项目已是“拆东补西”,得知内情后,工商银行和一些债权人纷纷登门要债。当吴昕泉还不出巨款时,银行和众多债权人将他告上法庭。在法院判决吴昕泉偿还大家的本金100多万元后,吴昕泉销声匿迹。

时间一晃六年过去,吴昕泉再次出现。得到领导安排后,周永川等人会同慈利县公安局经侦队民警吴远勇,以及观音桥派出所副所长王家奇等警员前往阳泉景苑小区处置。大家到达目的地时,吴昕泉已经逃之夭夭,后经公安机关电话做工作,吴昕泉主动到观音桥派出所说明情况,并解释了几年来不还债的原因。

吴昕泉因拒不执行生效的判决而被处以司法拘留15天,公安局经侦队后续准备以其涉嫌合同诈骗转

然而,吴昕泉听到执行法官周永川宣布拘留15天的决定书后当即给法院领导打电话说情,法院领导听取周永川的汇报后严词拒绝。

吴昕泉被司法拘留后的第六天,慈利法院接到拘留所电话,称吴昕泉病危建议停止执行拘留。周永川十分纳闷,前几天还在派出所滔滔不绝狡辩的吴昕泉,怎么会突然“病危”呢?

周永川迅速向院领导汇报,让法医一起去拘留所做现场检查,一定弄个水落石出。周永川的建议得到院领导的一致赞同,决定让法医去趟拘留所,并配上警用摄像机进行全程跟踪录音录像。

4月23日上午,周永川带着法医一行四人驱车来到慈利县拘留所。得知法官们的来意后,拘留所值班民警将大家领进办公室,说吴昕泉检查出有糖尿病,“血糖20多”,血压也偏高一点。值班民警边说边拿出医院的检验单递给周永川,周回答道,他有糖尿病我也有,血糖也是20多,值班民警没有回答只是呵呵地笑。

几分钟后,值班民警将吴昕泉和法官们一起叫到会议室。当法医问其身体状况时,吴昕泉情绪低落地小声地回答“我头晕、心闷”。期间,吴昕泉配合很好,法医测量了心和血压。

经过十多分钟的检查,法医得出结论,除了血压偏高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异常,完全谈不上“病危”。对于法医的结论,吴昕泉显得不高兴并表示要求去慈利县人民医院再做检查,法官满足了他要求。

不给“面子”引发冲突

正当法院要拘留所人员一起陪吴昕泉到医院检查时,值班李警官提出需要办手续、提押票。周法官回答:不存在重复办手续。

这时,拘留所所长田仲新衣衫不整地从办公室冲了出来。

“你带法医到拘留所检查吴的血压就是对我拘留所不放心,哪有这样的搞法?我马上拨电话找你们的院长,你们搞得太过分了,来也不与我商量。”田仲新用手指着周永川的鼻梁大声怒吼,“从昨天到今天,我们已经对他检查过,你这样不相信我,以后法院司法拘留的人别关到我这了”。

“这是不是你私人的拘留所?你是不是想包庇吴昕泉?我们是阳光执法,你可以去找我们的院长,我也可以去找你们的局长”,周永川回击,“我对你就是不相信,怀疑搞假的”。

田仲新急得面红耳赤丢了一句“你要搞清楚,我是这里的负责人......”

一边是执行法官,一边是拘留所的所长,两人的争执顿时让现场气氛变得很尴尬。正当双方发生争执正要剑拔弩张时,法警们将两人拦开。

就在此时,站在一旁的犯罪嫌疑人吴昕泉居然也火冒三丈起来,一改之前的“病态”,“周永川你狗日的公报私仇,你沒把我搞死,老子就要把你搞死你......”

犯罪嫌疑人接连威胁周永川,一直在旁边的拘留所所长田仲新完全不做任何制止,这让吴昕泉越发猖狂。法官们看到情况不妙,取消原计划决定打道回府。

在离开慈利县拘留所后,慈利县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一行,立即来到了慈利县公安局,找到了公安局政委汇报了在执法过程中所遭遇的情况。在听取了法官周永川等人的投诉后,慈利县公安局政委立即表态,要对此事进行调查,并会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当天下午,周永川还没有缓过神来,就接到拘留所“建议停止执行拘留通知书”。

“慈利县人民法院:我所在工作中发现你单位送拘的被拘留人吴昕泉(拘留决定文号‘2008慈法拘字第43号’)有以下情形:1、病情严重可能危及生命安全;2、因病出治疗,短期无法治愈。为保障被拘留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拘留所安全,根据《拘留所条例》第19条、《拘留所实施办法》第19条之规定,建议对被拘留人停止执行拘留,请在收到通知书后立即作出处理并通知我所。慈利县拘留所,2014年4月23日。”

周永川十分纳闷,上午还神气十足的吴昕泉怎么突然就病情严重可能危及生命安全?他立即给慈利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郭铁军发信息汇报情况,得到的回复是“知道了”。

为了让领导重视此事,周永川开始投诉, 他指责田仲新与犯罪嫌疑人吴昕泉是亲属关系,田所长不仅没有回避还有包庇的嫌疑。而田仲新也承认与吴昕泉确系亲属关系。田仲新甚至说吴昕泉是拘留所的功臣,因为拘留所外面的路是吴修的。

田仲新还表示,吴昕泉并不是故意拖欠信用社的贷款,而是因为在开发房地产过程中出现了资金周转困难,才导致偿还不上,这种行为根本不构成诈骗,是普通的经济纠纷。对此,周永川予以反驳,“一房多卖”不是合同诈骗还是什么?那么多受骗的人到处喊冤,给社会也造成不稳定因素。

慈利县公安局为此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了由局长任组长,政委任副组长的专门调查组,负责对此事进行彻查,并做出决定,暂时停止拘留所所长田仲新停职三十天,等待调查结果再做处理。

法官的尴尬结局

5月12日,周永川向本刊记者坦言,目前自己的压力很大,对方不仅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来诬陷。

“三天前,吴昕泉竟然教唆他的前妻唐登苹到法院告状,称2008年我强奸了她,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周永川气愤地说,我本来不认识唐登苹,因为吴昕泉早年的债务纠纷,他委托唐登苹与债权人一起处理。当时我代表法院参与,几次协调都有很多被骗者在场,而且是在大白天。

周永川说,唐登苹也是个神秘人物,她有两个身份证。慈利的身份证是唐登苹,另一个是湖北身份证名字叫唐子苹。唐登苹在法院告状留的联系方式中有其妹妹的联系方式,而她的妹夫又是慈利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警察。

在记者采访期间,周永川透露,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政法委就要求公安局、法院各自管好自己的人,各退一步各打50板,不许再向媒体投诉。

周法官认为,田仲新损坏党和国家形象、公安形象、法院形象、侮辱法官人格,涉嫌徇私枉法应该要就地免职清除,给他停职30天,就等于给他放一个月的假。“他不仅不痛改前悔,还教唆人家诬告,这是党的败类。”

在人际关系复杂的慈利县城,这件事最终如何走向,周永川显得十分茫然,但他表示绝不会因此而退缩。(特约撰稿·李根 首席记者·杨江)

北票西装定制

机长制服订制

济源订做职业装

滕州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