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嘉靖帝说的人有病天知否有什么含义到底是谁病了

发布时间:2021-02-03 12:05:34 阅读: 来源:轴流泵厂家

嘉靖帝说的“人有病,天知否”有什么含义?到底是谁病了?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嘉靖帝破局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大明王朝1566》前三分之二的篇幅都在讲倒严,后面三分之一的篇幅才是讲嘉靖帝跟海瑞正面斗法。而海瑞刚刚调京城,当天就在六必居酱菜馆初战告捷,嘉靖帝当然知道海瑞此举目的,在朝会上他就说了:

“那个在六必居给朕开丹方的人是谁?”

嘉靖帝不会承认自己有病,那么乱开的丹方,自然也不会食用,前面一期讲了嘉靖帝的破局之术,今天继续讲嘉靖帝的破局之术……

一、

严嵩把持朝政20年,如今被扳倒,严嵩自然难过,其实还有一个人也很难过,这个人就是嘉靖帝!

嘉靖帝让严嵩把“六心居”改成“六必居”,有些人理解成是跟严党做切割,其实不仅仅如此,更重要的还是震慑天下人。从某种角度来讲,也算是严嵩最后一次替嘉靖帝背锅,实现最后的震慑。

但这种震慑仅仅维持了几年,就被进京的海瑞给破了,他破的不仅仅是严党最后的希望,更是点醒了还在回忆中的嘉靖帝,因为世道已经变了。

世道糟糕到什么程度了呢?

首先嘉靖帝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丹药吃得越来越多,相应的身体越来越差;北边陆防和东南海防军费都严重不足,北边蒙古和辽东进犯,南边福建和广东又出现倭寇;两京一十三省官员欠俸持久,官吏又增加税赋,导致百姓流离失所……

嘉靖帝很痛苦,这种世道下,百姓都看着朝廷,总得给个说法。嘉靖帝既不能讲自己昏庸,也不能讲清流派不做事,只能把倒掉的严党再拉出来“鞭尸”,杀了已经失去牙齿的严世蕃等人,以平众怒。

正所谓,太平盛世,则掠之于民;不太太平,则掠之于商;实在不太平,那就掠之于贪官……嘉靖帝深谙此道,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那就再抄几个家吧!

就这样,国库终于来了一批抄没银子,怎么分,成了摆在嘉靖帝和徐阶面前的难题。

二、

我们看这批抄没银子到底有多少两?

“一共有黄金三十七万余两,白银六百四十余万两,其余古货珍玩折价也有近三百万两。”

那么作为内阁首辅的徐阶是怎么分配这些银子的呢?

先是给兵部拨款三百六十万两,一部分给戚继光作抗倭军需,一部分给蓟辽总督作为北方防务军需。这是军事,嘉靖帝再想扣钱,也不能自毁长城,只能准了,可以看出嘉靖帝准奏后,闭上了眼睛。

然后又拨款二百七十万两,用于给欠俸的官员发俸禄,当然,这只是一部分,还有两京各衙门的俸禄后面再想办法。嘉靖帝脸色不好看了,但也没有发作,还是准了,看得出,吕芳批这个奏疏的时候动作很慢。

军队分了钱,官员也分了钱,下一步轮到了百姓:

“皇上如天之仁!今年数江西灾情最重……江西奏请免了这些地方今年的赋税,另请朝廷拨款在他省买粮三百万石赈济……”

这还不算,顺天府和宛平大兴两个县因为增加的税赋,十室九空,徐阶说到这都流泪了,希望朝廷拨二百万两赈济灾民。

嘉靖帝也准了,但是话中有话:

“拨吧,都拨了,无非是朕住的地方破一些,宫里的人穿着旧衣服上街讨饭去!”

三、

嘉靖帝这么说,显然是不满徐阶对这批钱的分配方式,吕芳赶紧接话,万寿宫才修了一半,宫里还有十万张嘴等着吃饭呢,难道不给宫里拨点钱?

徐阶急忙讲,当然不能苦了君父,剩下的二百多万两都给宫里,用于修万寿宫和宫里开销。

最后嘉靖帝说了句什么话呢?

“朕把这些钱都分了,上天也应该让朕的病好了。”

徐阶和吕芳赶紧跪下谢恩,同时奏请嘉靖帝要保重仙体,而坐在蒲团上的嘉靖帝突然说了一句:

“人有病,天知否?”

这里的嘉靖帝多次提到病哦,这还不算,当吕芳提到请太医院的人给嘉靖帝看病时,嘉靖帝回了一句:

“太医院那些庸医帮不了朕,谁也帮不了朕,知道吗?”

嘉靖帝接连说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他到底是何意?

表面上讲好像是指嘉靖帝身体上的病,实际上比这个病更严重的是嘉靖帝内心的病。这个症结裕王也罢,徐阶也罢,甚至是到六必居题字,以“正人心而靖浮言”的海瑞也罢,都治不了。

这个病究竟是什么病呢?

四、

这个病就是嘉靖帝的心病,被时局所绑架后的心病,也是失去了严嵩这道屏障之后的心病,就像当初严嵩对严世蕃讲:

“大明朝只有一个人可以呼风唤雨,那就是皇上!大明朝也只有一个人可以替皇上遮风挡雨,而这个人就是我。”

是的,嘉靖帝失去了遮风挡雨的人,徐阶显然做不到这一点!我们看导致严党倒台的鄢懋卿巡盐事件,当时跟嘉靖帝和国库的分成是怎么一个比例:

当时是二百三十万两给国库,一百万两给了嘉靖帝,二百万两严党分了,等于嘉靖帝只占到了全部银两的五分之一。

我们再看徐阶跟嘉靖帝的分成:

兵部三百六十万两,俸禄二百七十万两,灾民二百万两,嘉靖帝二百万两,嘉靖帝再次只占到了五分之一。

关键还不是分成,而是背锅的人也没了,徐阶的理由全部高大上,反而给嘉靖帝修宫殿成了不合时宜了。嘉靖帝即使想找一个背锅的人,都找不出来,这才是他最痛苦的事。

所以,他倒了严党,此时他却认为自己当时应该是生病了,怎么能做这么糊涂的事呢?

说一点都不后悔,那肯定是假的,毕竟严党倒台后,清流一家独大,连吕芳都处处向着裕王说话,嘉靖帝能不窝火吗?

更重要的是,从嘉靖帝手里抠唆点银子也就罢了,还蹦出来一个裕王举荐的海瑞,敢逆天给六必居题词。这在嘉靖帝看来,就是清流派联合裕王,这是要挑战皇权啊,是可忍孰不可忍!

怎么破局呢?

这就要深刻理解嘉靖帝的这句话了:

“人有病,天知否?”

人,是指天下人,天,是指嘉靖帝,你们都病了,难道朕看不出来吗?

既然你们都病了,那就得治,先别考虑给朕治病的事,先想想你们的病吧,陈洪,你进来,给他们治病去!

对,嘉靖帝的药方就是陈洪,这是他早早就预备好了的苦药,裕王敢作对,那就把海瑞的题的字抄写一遍,挂到六必居酱菜馆上去,看看天下人服谁?

冯保不是吕芳安排到裕王身边的吗,去朝天观干活去;镇抚司不是也替海瑞求情吗,给朕修理一下朱七、齐大柱、陈二;吕芳不是给裕王说好话吗,你也别干了,去南京守陵去吧……

就像嘉靖帝反击徐阶和吕芳:

“你们真以为朕病了,朕没有病!”

所以,究竟是谁病了,谁也说不清啊!

海尔冰箱风冷怎么看

生活阳台没做防水怎么办

液晶电视打不开机怎么回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