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新棉开摘南疆棉业有人欢喜有人忧伞花杜若

发布时间:2020-10-18 17:59:09 阅读: 来源:轴流泵厂家

[导读]自14年起,为期三年的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试点迎来了验收之年,南疆棉业却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新疆棉区市场真实情况如何?一起来看看吧。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2014年,我国在产棉大区新疆启动了棉花目标价格试点,为期三年,今年正是试点工作的验收之年。三年间,目标价格给新疆棉农和产棉区带来哪些变化?今后棉花种植前景如何?棉花采摘时节,中国乡村之声亲历新疆棉区,带您了解真实的棉花市场情况。

长绒棉产增价降,陆地棉价格喜人

  在新疆阿克苏乌鲁却勒镇也太格然木村一棉花轧花厂门口,前来交棉的棉农们正开着拖拉机排着长队,棉农艾合买提·买买提告诉记者,他们正在等待交棉前工厂的收购验货。

  记者:你们都是来交棉花的吗?今年交了多少棉花?

  艾合买提·买买提:2吨棉花,7块4毛钱,去年是8块3,比去年低一些。我种的是长绒棉。今年不行,今年捡棉花的价格比较高,每亩最低800块钱,还有用在化肥、种子、塑料薄膜、滴灌,一亩地需要1500块钱,棉花一年比一年价格低。

  说到价格,棉农亚森·扎依提告诉记者,今年新疆棉花分两种走势。一种是他种的地区推广的优质棉品种——长绒棉,对比普通陆地棉花,这种棉花纤维长,受特定市场欢迎,但产量较低,市场收购价格比较高。这引来了很多棉农的跟风种植,加上今年雨水晴好,产量迅速增加。

  记者:今年产量怎么样?

  亚森·扎依提:比去年产量高,去年是200多公斤,今年是300多公斤。

  记者:棉花开始卖给棉场了吗?价格是多少?

  亚森·扎依提:今天早晨去卖了,5200多公斤,收购价是7块6,价格低了。我5年之前种过陆地棉,因为长绒棉价格比陆地棉高,所以才改种这个。

  而另一种是普通棉,行业内称为陆地棉。曾连续数年一蹶不振的陆地棉今年翻身做主人,收购价格由去年的6块3提高到7块3左右,棉农艾合台木·乌玛根亚孜承包了60亩陆地棉来种。去除所有化肥农药人工等成本,一年下来纯收入在5万元。

  艾合台木·乌玛根亚孜:已经卖了10吨,平均下来时7块3毛钱,陆地棉去年6块多,平均多了1块多。

  针对国内、国外棉花价格倒挂的问题,同时也为了探索棉花价格逐步市场化的道路,2014年,我国结束了新疆棉花的保护价格收购政策,启动了为期三年的目标价格补贴试点政策。

  棉花目标价格改革:推动新疆棉花产业快速发展

  实行目标价格,市场价格超过目标价格,国家不干预。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国家给棉农补贴。2014-2016年,我国棉花目标价格水平分别为每吨19800元、19100元和18600元。实行目标价格补贴试点政策以来,国内棉花价格快速下跌,国内外棉花价差快速缩小,但由于有国家补贴,较好地弥补了棉农的市场损失。2014、2015年新疆棉农得到的补贴平均每亩约444.0元和497.5元,加上目标价格补贴新疆农民每亩植棉净利润分别为164.4元和89.5元,在国内外棉花价格持续低迷期能够做到植棉不亏本、有效益。

棉农收益有保障,轧花厂和纺织企业却有些受伤

 棉农收益有保障,但像今年这样棉花价格上涨的年份,棉加工企业就承担了涨价的籽棉加工成本。在阿克苏地区天泉棉业有限公司籽棉轧花厂,这个收购了20年陆地棉的老厂却因今年棉花收购成本高企而苦恼不已。

  董事长李网:今年,我觉得是价格太高了,陆地棉价格高。因为前一段时间大家都在抢收,涨到8.1、8.2元,我们主要是棉花,皮棉卖不出去,现在没有人要,到现在为止全部压在库里面。

  籽棉价格高,皮棉又卖不出去,很多籽棉加工厂备受煎熬。那么是谁主导了籽棉收购的高价格呢?李网告诉记者,前两年棉花减产,但棉花加工企业不断增多,导致加工资源越发紧张。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提价抢收便成了很多加工厂唯一有效的办法,今年表现得尤其激烈。

  记者:价格高的原因是什么?

  李总:今年搞不清楚,可能是大家看好市场,大家一直在抢货、压货。每个厂基本上都堆起来了,都是前期的好棉花。从开始堆的时候,都是价格最高峰8.1元、8.2元。

  记者:皮棉卖不出去,怎么还有意愿收棉花呢?

  李总:搞不懂,也是跟风吧。不收棉花,工人没有活干,工人不可能放假。

  籽棉经过轧花厂加工成皮棉后,销售给纺织企业。与籽棉收购的火热市场相比,皮棉市场则要冷静很多。阿克苏联发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玲萍告诉记者,现在还有部分储备棉库存,可以用到11月中旬左右,而且由于新花价格比较高,像他们这样的纺织厂都在持观望态度,谨慎采购。热情较高的籽棉收购市场,遭遇冷静的皮棉采购市场,这一冷一热意味着棉花产业链上游、下游之间的博弈序幕悄然拉开……

  记者:您觉得压缩的是轧花厂的皮棉和籽棉的空间?

  吴玲萍:对,因为我们有这个产业链,暂时先这样维持。最近籽棉不是下来一点了嘛,如果我们看今年的籽棉能够掉到一万五的话,我估计后道还能够接受。如果到一万六甚至前期预测一万七,有的人说一万八,但现在看也不大可能,今年这个情况。长绒棉我们自己也在收,今年的长绒棉开始的价格在两万一千左右,比去年的长绒棉价格低,总体来说还能够接受,但细绒棉(陆地棉)的价格,我估计后道是不能接受的。

  由于目标价格补贴制度的实施,棉农的利益在近两年得到了保护。但是棉花价格的一味高涨,却让轧花厂和纺织企业很受伤。想要让整个棉花产业得到健康有序的发展,国家必须在符合市场机制的前提下,进行宏观调控。

(编辑:艾蔻)

》》点击进入棉花最新行情

小编推荐: 手机惠农,农产品买卖更懂你

北京口腔医院

三亚治白癜风的医院

常州牛皮癣医院收费贵吗

相关阅读